老中医养生经:每天小憩半小时心胸阔达是关键

和颜悦色,皮肤白皙,没有褶子,平易近人,似乎岁月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当他坐在记者面前,告诉记者他已经77岁时,记者非常惊讶,他的好气色让很多年轻人汗颜,耳聪目明,满口好牙。怎么保养得如此好?他笑了:“其实也没有啥,我生活得简简单单。”

他,就是江苏省名老中医李玉堂。

特别爱学习熟练掌握两门外语

李玉堂,出生在盐城,祖辈就是中医。上学前,父亲行医诊病常常带着他,他目睹痛苦呻吟的病人,在几包中药或几根银针治疗下,病人就可很快康复,他就感叹,中医药太神奇了。上学后,他一边上学一边随父亲采药抓药,协助父亲制作药丸。闲暇之余,他就拿起父亲案头的医书诵读。

1960年高考,他考上了南京医学院学西医,大学时,利用课余时间自学中医学,《内径》、《伤寒杂病论》、《针灸甲乙经》……成了他不停翻阅的书籍。下乡那几年,他也虚心向随行老师学习,向民间医生请教,收集整理民间偏方验方,特殊针法灸法等。

38岁那年,他报考了南京中医学院的研究生,专门研究针灸学。上世纪80年代,针灸需要走出国门。于是,他开始攻克学习英语和日语,那时,他已经40岁,工作忙,看诊忙,但只要能挤出时间,他就忙着记单词,听录音,不到一年时间,就能用英语和日语对话了。

特别爱运动差点成了运动员

“我小时候很调皮,特别好动,翻跟头,骑自行车……”回想起少年时光,李玉堂说,那时的自己和现在是完全两个概念和感觉。小时候,差点就成了运动员。

那是1958年,南京体育学院到他们那里选苗子,看中了他翻跟头和平衡的能力,准备让他成为跳水运动员,不过最终落选了。后来又到盐城体校进行训练,整整两年,每天与体育打交道。当然,那个时候,除了训练,自己也是自学文化课程的。两年训练结束后,可以留下来做训练老师,也可回去参加高考,李玉堂选择了后者。

虽然后来放弃了体育特长,但他对于运动的爱好一直没丢下,体育精神也一直没丢下。跑步、打太极拳成了他后来的主要运动项目。

特别爱病人行医50年,把病人当亲戚

“可能我是从事的中医吧,纠纷本来就少一些!”李玉堂说,从父亲那里学到,“医者,就要有仁者心”。这样的理念是刻到骨髓里的。

病人来找医生,是希望解除痛苦的,不是来找茬的,你认认真真地帮他看,帮他解除痛苦。病人都会说声“谢谢”的。“就算不说谢谢,这也是我的职责,我是医生。”李玉堂告诉记者,虽然医生不需要掌握药品价格,但他都非常清楚,每次他都会帮病人计算好,这次药物需要多少费用。如果患者家庭困难,他会和患者商量,选择价格低一些、疗效稍微差一些的药物。“只要你从病人角度去考虑,把病人当成你家的亲戚,那么,病人自然会尊重和感激你。”李玉堂说,帮病人解除痛苦,自己会有成就感,也会有幸福感。

这种幸福感,是他坚持坐诊的动力。

他的饮食早晨比较丰盛,晚上简单

年轻时,李玉堂称自己是“重口味”,喜欢吃蒜、葱。但结婚后,就很少吃了,因为爱人不喜欢闻这些味道,所以他就“戒”了。

每天的早饭,是一天中最丰盛的,一杯牛奶、一个鸡蛋、两碗稀饭、一个馒头、两块饼干。现在年纪大了,会用蜂蜜水冲三七粉喝,用来活血。中午在单位吃,一般一个大荤一个小荤一个素菜,二两饭。晚上,吃得比较简单,基本上八成饱,而且每晚6点前吃完晚饭。

有的人过了50岁就很少吃荤了,说是“千金难买老来瘦”,但在李老看来,年纪大了,营养也是需要的,所以,他从来不对大荤说“不”,但需要提醒的是,不要贪吃。

他的作息每天6点起床,中午小憩

不管什么时候,他的生物钟似乎是“恒定”的。每天6点起床,起床后,爱人做早饭,自己就打扫卫生,两个人配合,很快就可以吃早饭,吃完早饭就去上班。以前开车,而现在为了锻炼,坐公交车上班,这样每天步行的时间差不多也有20分钟。

他爱睡午觉,每天30分钟,下午工作精神气爽。下班回到家,晚饭后和老伴出去散散步。19:00必须坐到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关心国家大事,然后是《焦点访谈》、《海峡两岸》,看完这些,就会捧着书,准备睡觉,每晚10点,必须关灯休息。

他的爱好爱书法爱赏花

喜欢中医的人,对书法多少有一些特殊情感,因为古书里很多字是手写体。李老也不例外,毛笔字、钢笔字仍是他的最爱。

另外,他家阳台到处是花花草草。他说,这些都是爱人种的,自己特别爱看这些花草,喜欢看它们长大,喜欢看它们开花结果。周末时,会和夫人一起到郊区走走看看。李老有两个女儿,都很孝顺,住得也比较近,经常回来看望二老。

他说心胸豁达是长寿的因素

“这么多年,我和爱人非常默契,结婚快50年了,我和她从没吵过架。”李老说,自己基本不与人吵架,有一些事情顺其自然,没必要去强求某些东西,把名利看淡,活得更为轻松。

他认为,除了基因,长寿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心胸了,豁达一些,乐观一些,别生气。人生苦短几十年,做好自己,宽容别人,要有满足感,需要努力,但不要太苛求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