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长+检察长”治理黄河四乱,7个月提公益诉讼19件

新京报快讯(记者 王俊)去年底,检察机关、水利部门开展专项行动,建立“河长+检察长”工作机制,对黄河流域“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等生态问题进行整治。

 

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取得了哪些成果?黄河流域生态保护难在哪?未来将有哪些探索?今天(8月29日),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相关情况。

 

专项行动取得了哪些进展?

立案1097件,提起公益诉讼19件

 

2018年12月,检察机关、水利部门决定开展“携手清四乱、保护母亲河”专项行动,建立“河长+检察长”工作机制,推动黄河全流域生态治理。

 

水利部河湖管理司副司长刘冬顺介绍,专项行动开展以来,侵占河湖、阻碍行洪、破坏河势稳定的行为得到遏制,一批“老大难”问题、陈年积弊有效解决,河湖面貌明显改善。很多河流恢复了行洪通道,提高了行洪能力。

 

从检察机关的案件办理来看,截至2019年7月底,检察机关共受理水利部门移交问题线索2339件,立案1097件,发出检察建议1029件,提起行政公益诉讼10件。

 

“专项行动期间,我们共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19件,让违法者必须为挽回公益损害‘买单’。”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雪樵介绍。

 

张雪樵表示,要注重发挥刑事检察职能,对涉及刑事犯罪的,充分发挥批捕、起诉职能作用,依法坚决惩治破坏黄河生态环境和资源犯罪。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有利于促进及时修复受损公益,达到诉讼经济的目的。

 

双方共督促清理污染水域面积1707亩,督促清理污染和非法占用河道1937公里,督促整改拆除违法建筑80.8万平方米,督促清理生活垃圾、建筑垃圾138.7万吨。

 

黄河生态治理难在哪?

涉及不同行政区域和不同行业领域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副主任姚文广介绍, 黄河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的根本特性,是黄河复杂难治的根源,导致了水资源短缺、水旱灾害频发、水生态损害等突出生态问题。

 

“上游产水量占全流域的62%、产沙量占8.6%;中游产水量仅占全流域的28%,而产沙量占89%。”姚文广说。

 

黄河自身的特点也使得流域内环境治理问题很复杂。

 

张雪樵表示,黄河流域生态环境治理问题涉及上下游、左右岸、不同行政区域和不同行业领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治理过程存在“木桶效应”。

 

张雪樵提出,应当积极探索跨区划办案,充分利用铁路检察院跨区划设置优势,办理相关公益诉讼案件。

 

今天最高检公布的10起典型案例中,河南省郑州市“法莉兰童话王国”违法建设破坏生态环境案就是指定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办理。

 

河南省郑州某旅游开发公司在未办理规划、用地等行政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在黄河滩区建设一个占地370.68亩的“法莉兰童话王国”儿童游乐公园,相关行政部门作出9次行政处罚仍未解决问题。

 

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在充分调查基础上依法向相关行政机关发出诉前检察建议,并采取多种方式,督促、帮助其依法履职,最终拆除了全部违建,370余亩土地恢复生态地貌。

 

黄河保护应该如何治本?

推进黄河保护立法,建立全流域检察监督机制

 

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李自民认为,现在只是解决了面上的问题,治了“标”,黄河的生态保护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表示,目前关于黄河保护的规定散见于三十多部法律文件中,这些法律文件内容形式繁杂,缺乏全面、统一、系统的梳理和成熟、完善的规定,不足以解决长期以来流域治理中存在的不同地区、行业、部门的利益冲突和纠葛。李自民呼吁加快推进黄河保护的立法工作。

 

此外,他提到,黄河治理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责任不清。“目前管理黄河的机构是黄河水利委员会,仅有黄河大堤内有限的监督、调节和管理职权。大堤外两岸的地区则归地方政府管理,地方政府管理中又涉及环保、国土、规划、水利等十多个部门,多头管理、职责交叉。”李自民称。

 

他建议,探索建立黄河全流域检察监督机制,与地方政府和其他职能部门共同努力,形成黄河全流域协同有力的法治保障。

 

据介绍,沿黄九个省(区)检察机关均与当地水利部门、河长办等协作联动,多地建立“河长+检察长”制度,建立信息共享制度,实现信息互通互联,密切配合,共同推进。

 

案例

违法行为停止后 受损环境恢复难

 

违法行为停止后,受损公益尚未得到恢复,相关行政机关履职不到位是实务中的难题。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武家大沟堤坝毁坏影响行洪安全案是此类问题的典型案例。

 

自2016年底,黄河支流武家大沟东营区六户镇小许村西至邱家村东段两岸各有长约4公里、宽约30米至50米不等的堤坝及护堤地被非法取土,北岸堤坝全部被毁,南岸堤坝部分被毁,严重危及河道行洪及周边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2018年6月,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人民检察院获取线索后立案调查,确认了武家大沟堤坝毁坏的事实,认定东营市水利局未对非法取土行为依法作出处理,亦未修复被毁堤坝,致使堤坝破坏越来越严重,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长期受损。向东营市水利局发出检察建议。

 

2018年8月10日,水利局回复称已整改到位,但检察机关通过委托第三方进行评估的方式,确认公益仍持续受损,最终通过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促使行政机关依法全面履职。

 

张雪樵提出,应发挥公益诉讼检察职能,加大办案力度。一方面,对移交的案件线索进行逐件核查,依法依规从快办理;另一方面,发挥检察机关自身能动性,自行排查问题线索。

 

新京报记者 王俊

编辑 陈思 校对 李立军